欢迎您光临本站,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。

妈妈你是干什么的呀?妈妈是给大飞机看病的……

  作者:杨杰英

  “当我的孩子问我,妈妈是做什么的呀?我会告诉他,妈妈是给飞机看病的医生,还是脑科医生。”1989年出生的阴悦在提到自己的工作时,眼神里满是骄傲。

  阴悦,是东航技术山西分公司定检车间“巾帼改装组”的飞机维修师,也就是传说中的“女机务工程师”。“巾帼改装组”,这是一个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要靠才华的女子飞机维修师队伍,是一群为飞机体检的“女医生”。

  

  “巾帼改装组”队员合影张云摄

  “巾帼改装组”的六朵金花分别是:邢采霞、陈博、闫雨、杨茸茸、阴悦、王帅亨。其中邢采霞和陈博为机电工程师,其他人皆为电子工程师。

  她们在不同的岗位上完成着每一架次的飞机定检工作,凭借着女性特有的韧性和毅力,犹如一朵朵美丽的铿锵玫瑰,发挥着半边天作用。工作中,这些姑娘们修得了飞机,生活中也扮得了女神。  

  “巾帼改装组”队员正在紧张工作。张云摄

  1987年出生的杨茸茸参加工作十年,要告别光鲜靓丽的衣服,每天穿着和男同事一样的黑色工作装,穿梭在飞机的各个工作空间。

  生活中,杨茸茸练习瑜伽多年,可以达到瑜伽教练的水平。“为什么喜欢练瑜伽呢,我们的工作条件相对比较苛刻一些,不像坐在办公室或者比较舒适的环境,经常身体会有疲惫感,还要回家带孩子,没有更多的时间休息,练瑜伽这样的方式能让我的身体能达到一个舒适的状态。”

  “干一行爱一行。”杨茸茸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专业不是特别适合女生,但进入工作岗位后,慢慢适应,再到喜欢这个工作,开始钻研,和同事们完成一项项的工作任务。  

  “巾帼改装组”队员邢采霞 张云摄

  49岁的邢采霞作为“巾帼改装组”年纪最大的成员,参加工作已有26年。每天和飞机打交道,在她的手中,各种操作拆装工作非常娴熟,经她手维修养护的飞机已超过1600架次。她克服了健康问题投身于工作,被称为“拼命三娘”。

  “机械师的工作,听起来高大上,做起来脏、累、苦。轮舱,收放起落架的地方,里面空间狭小,液压管路多,稍不留神油污就会蹭到衣服上、头上;驾驶舱,夏天阳光直射,维修时禁用空调系统,密闭的舱内又闷又热,最高温度可达40℃,工作服都会湿透。”

  邢采霞也曾失落过,但最终坚持下来了,凭着那股儿不服输的劲儿,成为行业的佼佼者,甚至让许多男同事自愧不如。  

  邢采霞正在工作。 张云摄

  东航技术山西分公司定检车间党支部书记孙涛说,定检车间更像是飞机的体检中心,“巾帼改装组”的队员更像是飞机医生,为飞机进行体检。她们的工作范围在驾驶舱、在货舱、在前起落架舱、在E/E舱。她们的工作内容是拆装仪器、查找导线束、布线等和电子机械打交道。

  “巾帼改装组”是长期以来慢慢形成的一个团队,成员最多的时候有十几个,现在还在一线工作的有六个。每个成员都很优秀,她们承担的一些改装工作业绩突出,其中包括中国民航第一架铱星卫星通讯系统客机的安装工作。  

  “巾帼改装组”队员正在工作。 张云摄

  孙涛介绍,她们在这方面有自己的优势,在空间狭小的飞机内部操作时,她们纤细的身材更有利。女性比男性的工作相对更细心更有耐心,事实证明她们不仅能出色的完成任务,还有自己的思考和突破。

  “工作中,她们是女子飞机维修师,生活中,她们又都是孩子的母亲。她们很辛苦,这个工作要面临噪音大、工作时间长、休息时间不固定等状态,但她们毫无怨言,还能很出色的完成任务,形成‘巾帼改装组’这个品牌。虽然平时的工作很枯燥,但一直认真坚持,这就是机务人追求的一种工匠精神。”孙涛说,车间的男同事其实都很佩服这支“娘子军”。  

  “巾帼改装组”队员需要在飞机狭小的空间工作。 张云摄

  比起队里其他成员,1987年出生的闫雨,可以算得上出自“飞行世家”,一家三代都是从事与民航相关的工作。从北京邮电大学毕业后,闫雨进入民航领域工作。“我的姥姥姥爷、爸爸妈妈、舅舅、小姨都在这行里,当时大学毕业后,学校推荐我去香港读研究生,但父母希望我留在身边,我也理解他们的那种心愿。”  

  “巾帼改装组”队员正在工作。张云摄  

  闫雨正在紧张工作。张云摄

  从小耳濡目染,闫雨就对这行有一些了解。“作为女生,与男生的侧重点不同,我们要求的工作比较细致,做一些导线改装之类的工作,要是体力活肯定不能跟男生比。虽然飞机相对整体比较大,但每个零部件都不同,我们女子维修师的存在就像一颗微不足道的小螺丝钉一样,就是可能你看不见它,但它却很重要。”

  “巾帼改装组”队员就像飞机上的螺丝钉一样,虽然微小,却不可或缺。  

  “巾帼改装组”队员需要在飞机狭小的空间工作。 张云摄

  如今的闫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为了成为孩子更好地榜样,她不断地在工作中学习。在学习中,发现飞机的乐趣。“我的两个孩子会觉得爸爸妈妈从事的这个职业,可能会有一种骄傲感。我就想让我的孩子觉得,妈妈努力的样子很好看。”  

  “巾帼改装组”队员正在工作。 张云摄

  闫雨的父亲和丈夫同为飞行员,这也就意味着,她维修好的飞机,下一刻可能将由她的父亲或丈夫亲自驾驶。

  “自己的亲人在为别人保驾护航,我们就属于他们背后的女人,在为他们保驾护航。”  

  “巾帼改装组”队员 张云摄

  在民航领域,有许多和“巾帼改装组”队员一样的平凡而独特的女民航人。她们的身影,让天空变得丰富多彩。(完)  

本信息来源于互联网,如果错误或者不准确的地方欢迎指出!
友情链接:危机公关| 北京危机公关| 二手家具| 互联网整合营销|